22
阅读
0
评论
分享
临床论著
两种抑郁自评量表对心血管疾病患者抑郁症状评定的一致性研究
中华临床医师杂志, 2016,10(23): 3535-3537. DOI: 10.3877/cma.j.issn.1674-0785.2016.23.010
摘要
目的

探讨医院焦虑抑郁量表抑郁亚量表(HDAS-D)和抑郁自评量表(SDS)对心血管疾病患者抑郁症状评定的一致性。

方法

抽取615例心血管疾病患者应用HADS-D、SDS进行测评,并对30例患者在首次测评2周后进行重测。计量资料间比较采用F检验,计数资料间的比较采用χ2检验。采用同质性信度Cronbach’s α系数、重测信度检测量表的信度。HADS-D与SDS评分之间的相关性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量表评定的一致性检验,计算Kappa值。

结果

HADS-D、SDS同质性信度Cronbach's α系数分别为0.806和0.842,HADS-D、SDS重测信度组内相关系数(ICC)分别为0.932和0.938. HADS-D与SDS总分间的Pearson相关系数为0.663 (P<0.001)。量表评定的一致性检验显示,以HADS-D≥8分作为抑郁划界分,与SDS≥50分一致性检验,Kappa值为0.59 (u=16.94,P<0.001)。

结论

HADS-D与SDS均具有较好的信度,HADS-D与SDS间抑郁评定一致性为中等程度。

引用本文: 孙振晓, 刘化学, 焦林瑛, 等.  两种抑郁自评量表对心血管疾病患者抑郁症状评定的一致性研究 [J]. 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电子版),2016,10( 23 ): 3535-3537. DOI: 10.3877/cma.j.issn.1674-0785.2016.23.010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关键词  主题词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22 引用 0
相关资源
视频 0 论文 0 大综述 0
以下内容和版式版权归属中华医学会,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医院焦虑抑郁量表(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HADS)和抑郁自评量表(self- 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是目前常用的抑郁自评工具。HADS由Zigmond与Snaith[1]于1983年编制,主要应用于综合医院患者中焦虑和抑郁的筛查。SDS由Zung[2]于1965年编制,主要用于评定抑郁状态的严重程度以及治疗中的变化情况。国内自20世纪80年代引进这两个量表以来,已被广泛应用于抑郁症状的评定。二者均有应用于心血管疾病患者抑郁症状测查的报道。为了进一步探讨HADS抑郁亚量表(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depression subscale,HADS-D)和SDS评定抑郁症状的一致性,本文基于HADS-D和SDS对615例心血管疾病患者检测资料进行分析。

对象与方法
一、对象

抽样方法:首先,对临沂市的12所县级人民医院及4所市级医院编号,采用随机数字表法抽取郯城县人民医院、莒南县人民医院、费县人民医院及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4所医院。其次,将4所医院2014年11月至2016年5月符合入组标准的住院心血管疾病患者全部纳入。入组标准:意识清晰;能独立回答问题;排除痴呆、语言障碍、严重认知障碍及躯体功能障碍者。本研究得到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伦理委员会批准。所有患者均自愿参加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共纳入630例,资料记录完整者615例,占实测人数的97.62%。615例患者中,男性287例(46.7%),女性328例(53.3%);年龄17~94岁,平均(66.38±13.47)岁;疾病诊断:冠心病359例(58.4%),高血压病47例(7.6%),冠心病合并高血压病209例(34.0%)。

二、方法
1.研究工具:

(1)HADS[3]由Zigmond与Snaith于1983年编制,主要应用于综合医院患者焦虑和抑郁症状的筛查。该量表由14个条目组成,其中7个条目评定抑郁,7个条目评定焦虑。按照原作者的标准,焦虑与抑郁两个分量表的分值划分为0~7分属无症状;8~10分属症状可疑;11~21分属肯定存在症状。(2)SDS[4]由Zung编制,该量表由20个条目组成,根据最近1周的感受每个条目分4级评定(1~4分)。累积各条目分为SDS总粗分,总粗分×1.25为SDS标准分。

2.测试方法:

采用统一的自填问卷,在填写前向患者说明调查的目的、意义和填写要求,让患者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独立填写。对于文化程度较低的患者,由调查者逐项读给患者听,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代为填写。为验证HADS-D、SDS的稳定性,随机抽取30例患者于初次测评2周后进行重测。

三、统计学分析

将资料数量化后输入计算机,采用SPSS 13.0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描述性统计,计量资料间比较采用F检验,计数资料间的比较采用χ2检验。采用同质性信度Cronbach's α系数、重测信度检测量表的信度。HADS-D与SDS评分之间的相关性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量表评定的一致性检验,计算Kappa值。

结果
一、HADS-D和SDS的测试信度

HADS-D、SDS的同质性信度Cronbach's α系数分别为0.806和0.842。30例患者HADS-D、SDS重测信度组内相关系数(intra-class correlation coefficient,ICC)分别为0.932和0.938。提示有较好的内部一致性及稳定性,即信度较好。

二、HADS-D和SDS测试总分

615例心血管疾病患者HADS-D测评得分为0~19分,平均(7.09±4.05)分,男女患者得分分别为(6.56±3.91)分、(7.55±4.11)分,女性高于男性,差异有统计学意义(F=9.185,P=0.003)。SDS测评得分为20~76分,平均(47.58±8.60)分,男女患者得分分别为(46.22±8.00)分、(48.77±8.93 )分,女性高于男性,差异有统计学意义(F=13.758,P<0.001)。

三、根据HADS-D判断抑郁症状

以HADS-D≥8分作为抑郁症状的判断标准,615例患者中,230例患者HADS-D≥8分,抑郁症状检出率为37.40%。男女患者抑郁症状检出率分别为30.67% (88/287)、43.30% (142/328),女性高于男性,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0.43,P<0.01)。

四、根据SDS判断抑郁症状

以SDS≥50分作为抑郁症状的判断标准,615例患者中,222例患者SDS≥50分,抑郁症状检出率为36.10%。男女患者抑郁症状检出率分别为29.97% (86/287)、41.47% (136/328),女性高于男性,差异亦有统计学意义(χ2=8.77,P<0.01)。

五、HADS-D和SDS评定抑郁症状的一致性

HADS-D和SDS总分间的Pearson相关系数为0.663 (P<0.001)。两者评定的一致性Kappa值为0.59 (u=16.94,P<0.001)(表1)。

表1

HADS-D和SDS评分的关系(例)

表1

HADS-D和SDS评分的关系(例)

组别SDS≥50分SDS<50分合计
HADS-D≥8分16662228
HADS-D<8分56331387
合计222393615
讨论

HADS作为一个自评量表,条目较少,简单易行,已被广泛应用于临床各种疾病患者焦虑抑郁的评估,具有较好的信度和效度[5,6]。SDS已被广泛应用于抑郁症状的评价,认为能有效反映抑郁患者的主观感受,具有较高的信度[7,8]。本研究应用HADS及SDS对615例心血管疾病患者测评发现,HADS-D、SDS的同质性信度Cronbach's α系数分别为0.806和0.842. HADS-D、SDS重测信度组内相关系数分别为0.932和0.938。提示有较好的信度,与文献报道相一致。

本研究发现,615例心血管疾病患者HADS-D平均得分为(7.09±4.05)分,SDS平均得分(47.58± 8.60)分,HADS-D与SDS总分间的相关系数为0.663 (P<0.001)。普遍认为:0.90~1.00极高度相关,0.70~0.89高度相关,0.40~0.69中度相关,0.20~0.39弱相关,0~0.19极度弱相关[9]。可见,本研究中HADS-D和SDS总分间相关系数虽有统计学意义,但仅达中度相关。以HADS-D≥8分作为抑郁划界分,与SDS≥50分一致性检验,Kappa值为0.59,HADS-D与SDS间抑郁评定一致性为中等程度。

已有多个应用HADS评定心血管病患者抑郁症状的报道,但发生率差异较大。本研究揭示,以HADS-D≥8作为抑郁症状的判断标准,615例患者中,230例患者HADS-D≥8分,抑郁症状检出率为37.40%。与Rohani等[10]应用HADS对250例冠心病患者调查结果(31%)及吴勤等[11]采用HADS对236例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患者测查结果(32.2%)较接近,低于马文林等[12]对549例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患者应用HADS测评结果(47.3%)及张燕等[13]应用HADS对150例冠心病患者调查结果(46.67%),高于林风辉等[14]应用HADS对377例心血管疾病患者测查结果(18.84%)及张二箭等[15]对1 105例心血管疾病患者HADS测查结果(10.50%)。以SDS≥50分作为抑郁症状的判断标准,615例患者中,222例患者SDS≥50分,抑郁症状检出率为36.10%。稍高于王福军等[16]应用SDS对120例心血管疾病患者测查结果(30%)可见,测查工具或评定方法不同可影响心血管疾病患者抑郁症状的检出率,即使使用同一尺度,人群不同结果亦会有差异。因此,在对不同研究结果进行比较时,要注意评定工具及评定标准的影响。

参考文献
[1]
ZigmondAS, SnaithRP. The 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J]. Acta Psychiatr Scand, 1983, 67(6): 361-370.
[2]
ZungWW. A 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J]. Arch Gen Psychiatry, 1965, 12(4): 63-70.
[3]
汪向东王希林马弘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1999(增刊): 223-226.
[4]
张作记行为医学量表手册[M].北京中华医学电子音像出版社, 2005: 223-224.
[5]
MarieJ, BethP, PeterH. Construct validation of the 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 with clinical population[J]. J Psychosom Res, 2000, 48(6): 579-584.
[6]
郑磊磊王也玲李惠春医院焦虑抑郁量表在综合性医院中的应用[J].上海精神医学, 2003, 15(5): 264-266.
[7]
彭慧张一英季莹农村地区女性自评抑郁量表中文版的效度信度分析[J].上海医药, 2013, 34(14): 20-23.
[8]
刘贤臣唐茂芹陈琨. SDS和CES-D对大学生抑郁症状评定结果的比较[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1995, 9(1): 19-20, 37.
[9]
StreinerDL, NormanGR. Health measurement scales: a practical guide to their development and use[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622-625.
[10]
RohaniA, AkbariV, Zarei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ymptoms in chest pain patients referred for the exercise stress test[J]. Heart Views, 2011, 12(4): 161-164.
[11]
吴勤刘文娴赵晗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发生与影响因素分析[J].山东医学, 2012, 52(4): 27-29.
[12]
马文林李美婧张俊蒙急性冠脉综合征后焦虑抑郁时点现患率调查[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08, 22(5): 396.
[13]
张燕李倩严素玲冠心病患者住院期间焦虑抑郁状况的调查分析[J].上海护理, 2014, 14(6): 26-29.
[14]
林风辉王晓虎俞兆希综合医院心血管内科病人并发焦虑抑郁症状及其治疗[J].实用临床医学, 2008, 9(7): 13-17.
[15]
张二箭田福利张宾心血管疾病患者焦虑抑郁症状调查研究[J].中国循证心血管医学杂志, 2013, 5(4): 405-407.
[16]
王福军石翔罗亚雄综合医院住院心血管疾病患者的焦虑抑郁状况调查[J].心血管康复医学杂志, 2011, 20(4): 313-315.
 
 
关键词
主题词
医院焦虑抑郁量表抑郁量表
抑郁自评量表
心血管疾病
抑郁
信度